原标题:江苏一正处职领导参与钱宝系非法集资,出谋划策影响办案被拘

(江苏)省属某事业单位的正处职党员领导干部姚某某(微信名“姚大大”),作为一名从事网络信息工作的专业人才,因为一个“贪”字,参与钱宝系非法集资,结果损失惨重。

钱宝系出事后,他一方面开会要求单位员工不信谣不造谣不传谣,一方面躲在幕后,为集资人开展非法“维权”活动出谋划策,企图向政府施压,影响案件侦办进程。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他于3月3日被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至此,他方才醒悟,悔恨交加,深感有负组织、害了家人、误导了集资人。

都是一个“贪”字,把我弄死了

姚某某被钱宝网吸引,始于每天6毛钱的小利。他回忆说,2013年3月的一天,他在网上浏览新闻时,看到了钱宝网的广告,说是只要每天看广告签到,就可以拿到6毛钱,于是他便注册了,坚持签到1个多月后,果然顺利提现20元。

初尝甜头的他,发现其中部分广告需要缴纳保证金才能做任务,但收益更高,于是就试探性投了2000元,任务到期后果然拿到了更高的收益。

“再次尝到甜头,疑虑打消后,我就开始投了。”姚某某说,随后几年内,他陆陆续续向钱宝网投入300余万元,到钱宝网出事的时候,账面资金已经达到1700多万元。

虽然投了很多钱,但姚某某自始至终都认为钱宝网“出事是迟早的事”。

“玩这种网站,最怕的是出现挤兑,老板卷钱跑路。钱宝网出事前,一直是可以正常提现的,似乎不可能出现挤兑的问题,但是我玩了钱宝这么多年,知道他(张小雷)的招术。”

姚某某分析说,“很多宝粉投钱的时候,都是上百万的投,而提钱的时候,一般都只提几万块的零花钱。而且,钱宝的任务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保证金高,大多数宝粉为了接任务,不但不会提钱,还会继续追加投资,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不会出现挤兑的问题。但是,我们只要算一下总账,就知道,它不可能一直撑下去的。它的年化率达到50%,每进来100个亿,就要付50多亿的收益,它拿什么撑?盘子越大,倒的越快。”

知道钱宝早晚会出事,但姚某某认为钱宝有一个“安全周期”。他说,他在网上看过许多相关的分析文章,有的认为钱宝的“安全周期”为4年,有的则认为是7年。他选择相信了后者。

“因为张小雷太狡猾了,障眼法太厉害,连我都被他蒙蔽了。”

姚某某说,张小雷清楚地知道宝粉们的疑虑在哪里,总能“像打太极一样化解”。

“他特别能言善辩。比方说,在举行线下活动时,有宝粉提出,跟银行利息相比,钱宝投资收益太高,会不会有风险。他会说,‘不是我们给的收益太高,而是银行给的收益太低。银行也不是没有钱给,而是因为没有规则给。而我们作为私营企业,没有规则的限制,基于正义的利他,我们会把赚得的利益全部分享给大家,所以收益就比较高’。”

“他就这样,特别能说,特别能诡辩,七绕八绕,总是能把宝粉提的问题给绕圆溜。”

姚某某说,张小雷发起的探店活动,以及线上的《雷声》和线下的“雷的盛宴”,都很具迷惑性。

“他特别会包装。比方说他在南京江北买的那块地,12亿买的,一年后就宣称涨到了200多亿。他喜欢买一些房产地产,让人觉得增值空间很大,又很难求证。其实,这都是他使用的障眼法。”

因为相信钱宝系还处于安全周期内,所以,2016年底,姚某某购买一套总价600万元的房产时,先是卖了一套老房子,得款300万元用于首付,再向银行按揭贷款300万元。而他在钱宝网帐户内的上千万资金,却一分没动。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姚某某说,“我就想多赚一点儿。银行贷款利息再高,也比不上在钱宝里的收益。”

其实,那个时候,姚某某已经制定了“撤退”计划。早在2017年7月,钱宝系线下任务“苏河二期”兑付期限到来之前,他就预判到钱宝可能会出现兑付危机。

“我通知我两个姐姐把钱宝里的钱全部提出来,我自己还想赚最后一笔,打算过完春节再提,哪知道,灾难提前降临了,全砸里了。”说到这里,姚某某沮丧地低下了头,感叹,“都是一个‘贪’字,把我弄死了!”

想坐收渔利,结果却让自己身陷囹圄

张小雷投案自首后,“平安南京”微博第一时间发布了官方消息。那时候,宝粉群里开始流传“阴谋论”,很多人认为张小雷是被冤枉的。

姚某某并没有被网上的流言迷惑,“看到那条官方消息,我就相信,张小雷自首肯定是真的。这正是张小雷的聪明之处,再一次说明他是非常非常狡猾的。”

姚某某分析说,2017年8月28日,钱宝系发生提现风波后,有一大笔资金撤出,估计有几十亿,张小雷就算本事再大,也无法弥补这个资金缺口。勉强支撑几个月后,在挤兑危机再次到来之前自首,是张小雷当时所能做出的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因为他不可能逃到境外,在国内潜逃的话,面对遍布全国的受害者,结果可能生不如死。所以,看守所对张小雷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自首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政府没有什么必要给他编造投案自首这样有利于他的情节”,他说,“我知道警方发布的信息是真的,知道张小雷是个骗子,所以第一时间选择了报案。”

随后,姚某某主持召开所在部门全体职工大会,进行思想教育和法制宣传,要求大家对钱宝案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相信法律、相信政府、相信公安机关。

“如果我真的像在职工大会上说的那样做的话,今天就不会在看守所里了。”姚某某的头低了下去。

在单位里,姚某某是领导,要求职工相信法律;而在宝粉群里,他则是那种神秘的“专家”,一些人会主动征求他的意见,他则借机鼓动开展非法“维权”活动。

姚某某在网上自称是一个“损失惨重而又身不由己的人”,平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很少在宝粉群里发言,也不参加宝粉组织的线下“维权”活动。他只和一些比较活跃的宝粉单线联系,按照他的说法,给这些宝粉提供“提示性的建议”。

这些“提示性的建议”包括,号召宝粉成立非法组织“维权敢死队”等。

“当时我从网上看到,‘维权’一盘散沙,没有形成一股力量,我就随手通过语音、打字,把自己的想法传给他们了,主要是希望‘维权’力度大一点,效果好一点。”姚某某说。

他亲自操刀撰写了诗歌《保重我们都要保重》,默许和他单线联系的宝粉在宝粉群里传播,其中有大段内容是对张小雷的歌功颂德。

“其实,张小雷是个骗子,我心里一清二楚。我这么写,就是想为宝粉‘维权’提振士气,给大家建立一种信心。”姚某某说。

姚某某还写了一篇文章,为集资人开展非法“维权”提供6条建议。在这篇文章里,他引用了许多在宝粉群里流传的谣言,比方说对某领导的人身攻击以及“部分公检法人员知道钱宝要出事提前出逃”等。

“我知道这些都是没有任何依据的谣言,之所以传播这些,就是想恶心恶心领导。”姚某某说。

无论是提“建议”,还是写诗写文章,姚某某说,“都是因为我感觉自己损失太大,希望通过调动宝粉一起‘维权’,对政府和警方形成压力,加快案件侦办进度,好尽快拿回自己的损失。”

“说到底,就是想坐收渔利,结果却让自己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姚某某懊悔地说。

依靠法律才是维护自身权益唯一正确的道路

在看守所里,反思自己的所做所为,姚某某表示深深的后悔。

“作为一名正处职党员领导干部,受党教育多年,被组织培养多年,在法律和道德层面,我本应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更严的标准,然而,在私利面前,我选择的是阳奉阴违、表里不一,对此,我表示深深的忏悔。”姚某某低下了头。

“做钱宝,是我带给家人的一场噩梦。”姚某某说,原本他们一家都有很好的工作,结果参与钱宝系非法集资后,“一切都毁了”。而且,他的一些亲戚朋友,见他做钱宝赚了钱,纷纷仿效,都遭受了巨大经济损失。“对于他们,我是有原罪的。”他说。

“参与非法‘维权’,则是我带给家人的一场灾难,实实在在的灾难。”姚某某说,“对于我们来说,损失最重的不是财富,而是违法犯罪带来的后果,对我自己的政治生涯、政治前途会有很不利的影响。”

姚某某说,他感觉对不起的,还有很多集资人。“或许他们受到我的影响,会执迷不悟,采取和政府、公安机关死磕到底的‘维权’方式,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这对他们自己,对他们的家人来说,都是灾难,所以,对他们,我表示诚恳的道歉。”

姚某某呼吁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集资人,“丢掉幻想,不要再被钱宝系过去的辉煌迷惑,不要心存侥幸,不要以身试法,不要重蹈我的覆辙,要清醒面对现实,充分认识到,只有相信法律、依靠法律才是维护自身权益唯一正确的道路。”

来源:江苏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平安江苏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