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宇广场的刘先生和赵小姐是涪陵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4月12日他们都参加了同学聚会,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啊。

越聊越起劲

4月12日,同学们相约涪陵,刘超一大早就开车回老家了。“毕业后的同学聚会我都没参加过,这次一听到同学聚会我居然有点心动,再加上自己也有时间,我就打算回去看看老同学们。”刘超说道。

当天晚上吃完饭,同学们去唱歌。在包房里,刘超和老同学赵小姐坐在一起。刘超知道赵小姐的初恋是自己的哥们,“听到她说还是单身,我就想着怎么也要把她和我哥们撮合在一起。”

“没想到,我们越聊越起劲,12年都没有联系,不晓得哪里有这么多话。”酒过三巡,又相约着一起去吃烧烤。吃完之后,喝醉了的刘超准备送喝醉了的赵小姐回家。

绝对不后悔

刘超和赵小姐坐在车上,又摆了一下龙门阵。“之后我也不晓得怎么就确定在一起了,她还让我去她家见她的父母。”回忆起当晚的情节,刘超也讲不清楚具体的细节,只记得他和老同学赵小姐在一起了。

当天晚上,兴奋的赵小姐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老同学们,“但是被我阻止了,那晚喝了很多酒,稀里糊涂的,说真的那时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今年29岁的刘超有一个9岁的儿子,儿子跟了前妻,7年前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婚。而今年28的赵小姐一直单身,在涪陵移动公司做管理工作。“我就一小学文凭,她是大学文凭,人家能看上我是我的荣幸。”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刘超袒露“还没有准备好”。

第二天,酒醒了两人又思考着头一晚发生的事儿。刘超明白赵小姐的心意,自己也很欣赏赵小姐。互相欣赏的他们商量着应该让双方父母见上一面。

一周后,他们的父母也聚在了一起。没想到,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对方

就这样定了?

“那晚可能是酒后冲动,但是我绝不后悔。”刘超说道。

今年就扯证

刘超一直在重庆工作,之前和朋友一起创业,而赵小姐一直在涪陵工作。刘先生说:“既然都决定在一起了,我不想隔那么远,我就打算以后回涪陵发展。”

他们交往还没到一个月,家长们就催着赶快结婚。“我们也愿意早点结婚”,但是因为刘超的姐姐今年结婚,所以他的母亲建议他们在今年内他们把证扯了,明年就赶快办婚礼。

没想到参加同学聚会就让刘超找到了未来的一半,对于这突然来的幸福,刘先生表示“也没想到会发展那么快,但是自己一点都不后悔,早知道就早点参加同学聚会了。”

重庆晨报见习记者 程颖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